闻人卿wrq

你渴望世界更黑暗,我谋杀心中的太阳

深夜思维发散

冷酷无情阿兹克X失控的触手形态克总真好吃啊


(假设克总因为携带铜哨的缘故没有被杀)


小章鱼的话,那简直就是个飞机⭕啊!


大的也好,被⭕的时候因为阿兹克很反感衣服被黏液弄湿所以不让克总缠到他身上去,于是触手们只能在床上扫来扫去,毫无作用地拉扯吸吮床单,搞一次就要耗一张床


总结:还是阿爸版阿兹克好,肯定会让缠的,衣服哪有儿子重要


父子真好吃啊


记梗


想看克总失控,变成半人半章鱼触手,然后神志不清的情况下遵循求生本能揣着铜哨穿越灵界去找爸爸(毕竟是唯一可选的求救对象)。

阿兹克大佬抱着一只小章鱼(大的也行,反正大佬抱得动)发愁,看着自己被粘液浸透的铜哨欲言又止(孩子你到底把它揣哪儿了?)。

克总回复神志但是还不能变回人的时候刚开始被自己吓得掉san,看了几天习惯了,然后开始饿,再然后大佬发现儿子开始吸吮自己的触手尖,吓一跳以为又失控了,发现能正常交流之后不放心地询问阿罗德斯这是什么情况。

阿罗德斯:哦主人就是想吃烤鱿鱼了,您可以不用管,吞下去的肢体很快就会恢复的。

阿兹克想象了一下放任克莱恩“我吃我自己”的场景。

……san check警告!

阿罗德斯:阿兹克先生,您想吃烤鱿鱼么?

阿兹克(心累地捏住克莱恩的脸颊,把一根触手从他嘴里拽出来):不想。

——————————————————

搞个时空操作也好玩啊……不过要是克总真带着铜哨跑到冷酷无情版的大佬面前去,会跟竹鼠一个下场吧→_→

这么怂的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怕老婆能叫怂吗不能!)

一个刺激的消息

下个学期出了名tough的必修课是一个出了名tough的教授上,并且这节课只有他一个人上,并不能跳过这个学期等下学期别的教授来教


一个星期一篇论文,然后还有学期论文,然后还有考试(烟)


 朋友:帮你问了个你的学长,论文是TA(助教)改,有的TA人好,你论点好就给高分,有的TA就emmm……总之你需要把每星期指定的内容都读透,再加一点想象力……


我:我在cpy方面很有想象力。


朋友:……


朋友:另外,投诉这个教授是不会管用的。


我:why?


朋友:你学长说这个教授是管投诉的。


我:……


朋友:还有,Rose教授以前是做检察官的,所以很严格,所有引用没有注明来源都会被叫去喝茶


我:……他为啥要来做教授啊!


朋友:热爱栽培年轻人吧


我:本年轻人实名请求换个园丁!





N刷,S3E06还是一口大糖啊

第一次看到那里Tommy和Alfie对峙的时候就想着“要打起来了!”

结果并没有

Alfie被撞到地上去了,Alfie的手下被麦扣打死了,Alfie站起来很生气地吼了Tommy一通

还是没有打起来

是的的确状况对他来说不利,但是就麦扣之后的表现来看他明显是不会对Alfie动手的(“休战协议!Tommy你想想休战协议啊!”),所以他到底为啥没有还手www

不仅没有还手,吼完了人之后还凑过去小声解释了句“我真的不知道你儿子被绑架的事”

……等下你刚刚不是这么说的???那副“老子知道啊但是关老子屁事”的态度呢???

(是因为Tommy被吼懵了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委屈吗)

(一定是的吧)

上一季那个暴力的犹太恶棍呢?

当然了也可以归因于原本的权力分配和对比发生了变化,从第二季到第四季,这一点还是挺明显的

但是人生苦短所以何必呢,我懂然而我不care我只管吃糖=w=真甜

不论如何第二季到第四季没有对Tommy动过手是事实!最后一枪还打歪了!在两个恶棍之间这就是真爱!!

一个包

亡灵持政的粮,主要是亚历克斯X安托,数量很少因为只把电脑里有的放进去了,手机打的好像都是长图不想弄了,已经不追九鱼的文了所以不讨论剧情,粮么感兴趣的话自取↓

点我

试试看不要密码

 @水蓝湾傻乎乎 喏说好的打包

希望链接不会炸吧(。)

【Can.You.Connect.Me?】

“Absolutely.”

换仓库

菠菜好像蔫了,今天昨天试了两次都打不开。

没删的肉放AO3去了……嗯,一发完的放过去了,没写完的,只发了一半的,弃了的(?)就懒得搬了

因为是AO3,分级了,链接点进去之后再点proceed,就能看到了

记梗

“你见过拿着苹果的孩子吗?”

“他们的牙齿不够有力,嘴也不够大,不足以在苹果上咬下一块来。”

“这时候长辈们就得介入了,他们会在苹果上咬一口,这样孩子们就能从那一口的边缘开始,吃掉整个苹果。”

“就像只有雄狮撕碎猎物后,幼狮才能真正吃到点什么,而不是围着完整的尸体打转直到饿死。”

“Alfie想操 | 你,却表现得像个小男孩。”

“所以我想,作为兄长,我得帮他把你打碎……那么一点,只是为了让他知道该从哪儿下口,对吧?”

领带被扯掉了,男人解开他衬衣的第一颗纽扣,手指顺着露出来的苍白肌肤向下滑,那双蓝眼珠一直盯着他,冰冷而毫不动摇。但当指腹重重摩擦过胸膛上的凸起的那点,他胸腔里的震动便骤然加快了速度。

就像是巍然不动的城墙被撕开了一道缺口。



↑假设James Delaney(Taboo)是Alfie Solomons(Peaky Blinders)长得像是孪生兄弟的远亲,因为James的年代比Alfie早(1800s vs 1900s),所以他是哥哥,大很多岁那种

汤老师自己NTR自己就很好玩了嘻嘻嘻嘻

不息的渴望

啊——

P——W——P——

好想欺负Tommy啊!


想让这个控制狂失去对情况和对自己的控制

想弄乱他永远一丝不苟的三件套,拆下帽檐里的剃刀划开最内层贴身的布料

想亲吻他的所有伤口,直到玫瑰盛开其上


你觉得威士忌就够醉人的了?尝一口Thomas Shelby的脆弱试试,mate,那才叫好东西呢。


“去暗一点的地方”

他曾这么说过,在混乱糜烂的“宴会”中

但放任黑暗遮掩他是罪过,是仅次于蒙住那双蓝眼珠的重罪


而最好的部分是什么呢?

我就是个罪人。

不在乎罪名更多,报应更重的罪人。


所以,好的,让我们去暗一点的地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