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人卿wrq

三心二意,吃碗看锅

⚠️少量剧透警告

⚠️

⚠️

⚠️

⚠️

⚠️

⚠️

⚠️

⚠️

⚠️

⚠️

⚠️

初代黑魔王比二代好看还比二代牛逼啊




发了血誓不互相伤害都不知道是糖是刀




我男神就算得罪造型师也还是那么好看




满足,回家睡觉



【Peaky Blinders】You Want It Darker(下)

CP:Alfie/Tommy(斜线这次真的有意义了)



在所有他曾做出过的鲁莽、糟糕的决定当中,让Alfie Solomons进入他的卧室绝对位列前茅。

“Tommy,你有油膏之类的东西吗?”

“没有。”

“好吧,”Alfie耸了耸肩,脱去厚重的外套之后他看起来却莫名的更加强壮了,“我猜到了我得多费点功夫。”

你大可以粗暴点,Tommy想。

自荒诞得像是戏剧的那天起,Linda和Esme的尖叫就一直在他脑海里回荡,Polly的眼神和兄弟们的表情在他面前挥之不去,而梦中——造访他的向来只有噩梦——来自黑暗深处的凿击声一刻也不曾停止,不把他惊醒决不罢休。

这一切都是如此的势不可挡,所以他做了他唯一能做的一件事——工作。他几乎把所有事都揽到了自己身上来,现在就差亲自去铲马粪了。他必须绷紧自己的神经,因为如果他不这么做,那么一切都会顷刻崩塌。

而他不能崩塌。

所以此刻,温柔是他最不需要的东西。

他和Alfie做了近三年的生意伙伴,期间包含了两次背叛,然而奇怪的是Alfie从未对他动过手,他们之间最接近于暴力的互动分别是第一次见面时Alfie拿枪指着他和不久前在货仓里的对峙。

——可是第一次见面时Alfie没有开枪,在货仓里他爆发的时候Alfie也没有还手。

但他见过Alfie把一个青壮年一下就击倒在地昏迷不醒,所以他很清楚那双强壮的手臂能够做到的事情。

并且今晚,他非常愿意亲身体会一下。

Alfie走到他面前,向他伸出手来。Tommy盯着那几枚线条粗犷的戒指,想象它们和自己的脸颊亲密接触的滋味。

那只手落在了他肩上,然后顺着手臂下滑,最后握住他的手,Alfie掌心的热度几乎点燃了Tommy冰凉的手指。

“别傻站着,过来,亲爱的。”他轻声说,拉着Tommy的手引他往床走去。

在解开Tommy的马甲纽扣时,Alfie问他:“你做过这事吗?”

Tommy摇摇头,又点头,“在战争结束之后就没有过了。”

温暖的大手把衬衣下摆从裤子里拽出来掀开,顺着侧腰的线条摸到Tommy背上,把他往前推了推,“甜心,我敢打赌你的腰挺让你的裁缝苦恼的。”

“什么?”

“噢,你应该比我清楚,上流社会大人物们的腰和屁股都差不多宽,不是吗?”那只手落到了另一边侧腰上,Tommy紧贴着环抱住他的Alfie,礼尚往来地去解他的皮带。

Alfie在看他,从他走进来开始就没移开过视线,Tommy不知道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值得他如此深究,好在,当衬衫也从他身上被剥落之后,Alfie的目光转移了阵地。

粗糙的指腹划过他左侧胸口纹身上方的弹痕,他听见Alfie不太高兴地咕哝了一句“Billy Kimber”。

Tommy握住他的手,怀着某种昭然若揭的期待问:“你在嫉妒吗?”

“嫉妒什么?”Alfie挑起眉毛,“难不成你刚刚说的是谎话?”

“痕迹,”Tommy说:“如果你想,你也可以在我身上留下你的痕迹。”

Alfie显然没有领会到这份邀请下隐藏的暴力暗示,他脸上露出柔和的笑容,接着Tommy得到了一个吻。Alfie的嘴唇干燥而温暖,尽管这男人满手血腥——就像他自己一样——这双嘴唇却让Tommy想起了阔别已久的一切温暖美好的东西,散发着阳光味道的草地、毫无负担的大笑、不带恶意的亲近……

所有一切他不配拥有的东西。

“相信我,我会的,”Alfie贴着他的嘴唇说:“而且你的女仆看起来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所以我想她肯定不会因为你脖子上……怎么?”他停下来,低头看了一眼Tommy塞到他手里的皮带。

“你可以……用它。”Tommy轻声说。

Alfie眨了眨眼,这次他没有错过Tommy的潜台词。

“这才是你要我留下的原因,对吗,Thomas?”Alfie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的声音变得无比平静,像是海啸面前的一层薄冰,“因为你想要疼痛,而一个暴力的犹太帮派成员是很不错的选择。”

毫无疑问,Tommy弄错了一些事情,但是结果似乎却还是朝着他希望的方向发展了。

Alfie掂了掂那根从他裤子上抽出来的皮带,“你希望我做什么?”他问,那声音和几年前他问Tommy想不想去廷巴克图时一样轻柔甜蜜,带着令人着迷的危险意味。

随便什么,Tommy想,只要那会很疼就好了。

他应该把这句话说出来,彻底激怒Alfie,但是不知为何,某种藏在Alfie眼睛里更深处的、Tommy无法看清的东西让他选择了沉默。


全文(含肉)走链接:

A million candles burning for the love that never came. 

You want it darker. 

We kill the flame. 


【Peaky Blinders】You Want It Darker(上)

CP: Alfie/Tommy,斜线有意义

时间线:第三季结局之后



一切都很好,很正常。

接受邀请到一个前不久刚被他背叛过的人家里做客、谈判、修补断裂的合作关系、共进晚餐……都是些正常的、不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

直到Tommy对他说:“你介意照看他一会儿吗?”

Shelby城堡(低于这个级别的称呼都像是在羞辱这栋房子)的主人把孜孜不倦地试图摸走一支笔帮他签署文件的儿子抱起来,举过办公桌递向Alfie。

Alfie Solomons盯着他,表情很奇异,像是有一只山羊在他面前跳起了钢管舞。

“甜心,真抱歉我没有留意,你喝了多少来着?”

Tommy没有回答,他挑起眉毛,把手里的Charlie又往前送了送。

Alfie放下交叠的双腿,带着那副古怪的神情接过了小Shelby。Tommy坐回原位,继续翻阅成堆的文件,完全不担心他刚刚为儿子“雇用”的保姆是卡姆登镇的恶棍头子。

陌生的怀抱让Charlie安分了一会儿,Alfie觉得他随时会因为不安而哭出来,小孩子不都这样吗?但他没有,或许是因为Tommy仍然在他的视线内。

确认父亲不会离开后Charlie的注意力转到了Alfie身上,他仰起头打量这个蓄着不少胡子的男人,在那双剔透的蓝眼珠里Alfie看不到他最熟悉的恐惧。

Alfie知道自己向来都不是能讨小孩子喜欢的人,对于幼童来说他高大的身躯和浓密的胡子看起来都和故事里的怪兽无异。就算是他下属的孩子,表现最好的也就是咬着嘴唇僵立不动。

但Charlie一点也不怕他,就好像那些萦绕不散的金属和血的味道都神奇地变成了牛奶与蜜糖一样。Tommy Shelby的儿子不怕恶徒,这并不出乎意料,不过也不能说是一件好事。

Charlie在短暂的观察后把手伸向了Alfie头顶上的帽子,动作甚至谈不上小心翼翼,一定要说的话,那笃定的、“我想要就会得到”的神态动作和办公桌对面的那个工作狂一模一样。

两个混蛋。

Alfie摘下自己的帽子,一边咕哝着“和你爸爸还有叔叔的剃刀帽子不一样,是吧?”一边把它戴到Charlie头上。那顶帽子相对于Charlie的脑袋来说有点太大了,但一下子被遮住视线的Charlie却咯咯笑起来。他握住帽檐,把它抬起来,又放下,抬起来,摘下,把手伸进帽子里摸索,玩得很开心。

“要是里面有一窝兔子你可得告诉我,”Alfie宽容地放任他蹂躏自己的帽子,“我讨厌兔子。”

Charlie的注意力暂时集中在了帽子上,Alfie抽空抬起眼睛看向Tommy,意外对上了那双比Charlie要复杂得多也美丽得多的蓝眼睛。

Tommy Shelby和他那张该死的漂亮脸蛋。

然后Alfie注意到他在笑。

所谓稀奇的事情,哈?Alfie还真有点好奇是刚刚的哪部分事情逗乐了Tommy。

他没有真的问出口,Tommy也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一瞬间的对视后大Shelby若无其事地低下头,在文件内容的最下方写了几句批注,而Alfie忽然感到下巴一紧。

他低下头,然后在心里骂了句脏话。

小Charlie对帽子失去了兴趣,而现在吸引他注意力的是Alfie的胡子。Alfie试图让他松开攥着自己胡子的手,但他通常会用的那些方法——扭断手腕,一枪打爆脑袋,抄起手杖抽过去,之类的——在这情况下都不适用。以Tommy拔枪为上限,Alfie尝试了他最凶狠的语气。但Charlie固执地攥着那缕胡子,对他的威逼利诱不为所动,Alfie小心地去拨Charlie的指尖,但那只是让Charlie的手更用力了。

对,Alfie在心里确认道,这孩子不害怕恶棍绝对是一件糟糕透顶的事情。

不过这个,一个软乎乎的小鬼能有这样的力气,这倒是出乎意料了。

“操|他妈|的。”他忍不住咒骂出声,Tommy立刻不赞同地看了他一眼,

“Alfie,别说脏话。”

“Tommy,亲爱的,带着一个弹孔离开你家在我的接受范围内,但被拽掉胡子?不,绝对不行。”

Alfie发誓他听见了一声轻笑,他盯着终于离开椅子走过来的Tommy,后者一本正经地板着脸,看起来就像任何一个被告知他们的孩子惹了祸的父亲一样严肃。

“Charlie,”Tommy弯下腰,摸了摸儿子的头,“好孩子,放过Alfie的胡子吧,你该去睡觉了。”

Charlie看起来有点不情愿,但当Tommy伸出手臂,他的抗拒就立刻就消失了。

男孩被父亲抱着走向门口,Alfie摸了摸被他攥过的那缕胡子,觉得或许他可以把它们修短一点,省得这种事情再发生一次……等一下,是什么让他觉得这种事情还会有第二次?

“Alfie。”

被呼唤的男人等待着下文,过了两秒他才反应过来叫他的不是Tommy。同时他意识到这是他听见Charlie说的第一句话,这孩子比他父亲还安静,所以被他叫了名字或许算得上是一种荣幸了?

Alfie转过头,一大一小两个Shelby都在看着他,他觉得自己似乎有义务说点什么。

“很高兴认识你,Charlie,”他露出一个微笑,但不确定隔着胡子那男孩能不能看见,“晚安,做个好梦。”

Tommy把Charlie交给女佣,关上书房的门,转身回到了办公桌后,“Charlie喜欢你。”他说,语气很平淡,没有要为此大惊小怪的意思。

Alfie却在他的椅子上扭动了一下,突然不自在得好像椅背上冒出了许多尖刺。

小孩不喜欢Alfie,Alfie也不喜欢小孩,并不是像他对Sabini那样想往对方脑门里送一发子弹的“不喜欢”,只是单纯的无法想象他自己养育子嗣的样子,也不是很有兴趣去想。

但是Charlie……他的确曾间接导致那孩子被绑架,嗯,极其罕见的令Alfie Solomons感到心虚的事情之一。

而且他继承了Tommy的眼睛。

Tommy那双像是藏着什么吉普赛巫术的蓝眼睛。

“所以,”Alfie若无其事地开口,决定当没听到刚刚那句话,“关于你的家人,我猜你已经有计划了?”

Tommy点了点头,“他们会出来的。”

“噢,挺好,”Alfie也点头,“等他们回来,你就不用一个人忙里忙外了,挺好的。”

“不,他们不会。”Tommy说,他没有看Alfie,视线垂在桌子上,像被冻结了似的一动不动,“他们不会‘回来’的。”

的确,Alfie在心里说,在被你亲手送进监狱后,还能毫无芥蒂地回到你身边才怪了。

他不打算插手或置喙Tommy的家事,而生意已经谈完了,如果他现在离开,他还能在午夜前回到伦敦。

“好了,我想我该走了,可不想凌晨才能躺下睡觉。”Alfie说着站了起来,在他戴上帽子的时候Tommy抬起头,却没有跟着站起来像个合格的主人那样送他离开。

Alfie没有戴他那副来自魔术师的眼镜,但他还是看见了Tommy脑子里的想法。Tommy不希望他离开。

为什么呢?Alfie很乐意就此遐想一番,可是如果Tommy不打算说出口,那么他没有理由照做,也没有必要想太多,是吧?

不过他可以多站那么一会儿,在场面变得尴尬之前,他可以给Tommy一点时间。

Tommy凝视着他,那眼神让Alfie想起了他们的第一次见面。这会儿和那时候像极了,事情还是很简单,他们渴望相同的事情,但有人得先开口。

所以快点儿,亲爱的,告诉我你的提议是什么。

“很晚了……留下过夜吧,Alfie。”

他说出口了。

Alfie从来不碰酒,但这会儿却突然想来一杯白朗姆。

“我讨厌客房。”

他期待自己能让Tommy的表情产生一点讨人喜欢的变化,但很遗憾,Tommy只是平静地拨动了能召来女仆的铃铛。

铃铛只响了三下就有人敲了敲门,Alfie怀疑她们一直在附近轮班偷听。

“Mary,”Tommy对那个女仆说:“带Mr. Solomons去我的房间。”

Alfie几乎是惊叹地看见这位女士脸上的表情分毫未变,“好的,Mr. Shelby。”

瞧瞧,人家宅子里的女仆都比Ollie那白痴更处变不惊。

跟在女仆后面离开书房前,Alfie回头看了一眼,Tommy已经低下头继续工作了,灯光落在他脸上,在苍白的肌肤上制造出虚假的温度。

等会儿,等夜晚再深一点的时候,Alfie想,他会让那对迷人的颧骨染上真正的暖色。

有点莫名其妙并且慢热但是好歹也算是有点出乎意料的电影。

全程哭唧唧嘤嘤嘤就差把我是弱鸡不要打我写脸上的小哥竟然是大Boss(武力上),可惜本质仍然是哭唧唧,最后被小姑娘给开膛了,强行送便当

锤哥演的邪教首领太骚了,还当着人姐姐的面让两个未成年小姑娘为和他困告的资格打架,真实欠丨操啊

她是潘多拉打开的魔盒,不会给人任何希望。

但这仍然是一个关于希望和爱的故事。


(又被血冕礼赞捅了一刀)

熟悉的残酷美学,我喜欢的作者还是我喜欢的作者,真是太好了(。)

……

……

好他妈想站百合啊……



【Peaky Blinders】Family is Family(授翻)

Part 4 of the When Tommy met Alfie AU series

CP:Alfie Solomons/Tommy Shelby

弃权声明(Disclaimation):我不拥有任何属于WTMA AU这个系列的作品,我只是在获得了原作者许可的前提下将它们翻译成中文并发表在乐乎。(I do not own any works from the WTMA AU series, I am just translating them into Chinese with permission given by the original author and then post them on Lofter.)

原作者(Original author):When_Tommy_Met_Alfie

原作地址(Link of original work in 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498570

授权(Authorization):授权图



如果这个世界由陷入爱河的人们来控制,那么一切都会立刻崩塌殆尽,因为很少有其他人能跟他们一样蠢了。


Tommy已经从上次和Finn的“偶遇”中得到了教训,但Alfie明天就得回伦敦去了,所以他实在没法拒绝他陪自己从他们刚刚共度了一个美好夜晚(以及整整一天)的旅馆走回家。并且是的,在那之后走路让他的身体很不舒服,但这是值得的。

“这次我就不邀请你进去了。”Tommy站在Shelby家的门口坚定地说——更多的是在提醒他自己。

“都听你的,亲爱的。”Alfie捧住他的下巴,把他的脸微微向上抬起,“但是我的提议仍然有效,好吗?你可以试着保持安静的。”而Tommy只希望他能赶紧闭嘴,因为他正在接受那提议的边缘摇摇欲坠。

他们的头顶传来一声敲击窗户的声音,当他们抬起头,他们看见Finn正在对他们挥手。

Tommy摇了摇头,“那小鬼难道从来都不睡觉的吗?”

“我可真想知道他是跟谁学的。”Alfie也对Finn挥了挥手。

Tommy抬头对Finn做了个“去睡觉”的口型。Finn从窗口消失了。好,现在他只能希望他是真的去睡觉了。

“所以,Thomas,我能在这条街上吻你吗?”Alfie摘下了他的帽子,“或者你连我的这项特权也要剥夺?”

“有人会看见的。”Tommy说,但他听起来并不真的担心这个。

  “噢,那绝对会是他们自己的问题。当涉及到我的时候,看见了不该看东西的人通常都会失踪。”

Tommy把Alfie拉近并亲吻他。现在是晚上,这里是小希斯,没人会多管闲事,但他还是克制了自己没有深入……

操他妈的,生命已经够短暂的了。

“好吧,你可以进来,但是只限于厨房,最多两分钟。”

两分钟,他对自己说。

但两分钟过去了,更多的分钟也过去了。不知为何Alfie突然非常舒适地坐在了一张椅子上喝茶,而Tommy坐在厨房的桌子上和他用很轻的声音交谈各种各样无关紧要的事情。当然,大部分时候是Alfie在说。这一切,他们所正在做的事情以及它所带来的那种理所当然的寻常感,都很不真实。

“你打算什么时候去伦敦?”Alfie的手放在了Tommy的膝盖上。

“下周末的时候应该可以,至少能待一两天。”

“好,很好,那么我能指望在一张真正的床上来几次了。”Alfie缓慢地抚摸他的大腿并喝了一口茶,“甚至还能用一些干净的床单来宠坏你。”

“你可真体贴。”

“只对你而已,亲爱的。”

Alfie抓住他的衣领拉低他的身体并吻了他,Tommy欣然张开了嘴接纳他的舌头,这吻深沉而温暖……就像某种药物,让他的脑袋变得又轻又朦胧。

门被猛然打开的声音让他从这片幸福的薄雾中惊醒了。

有时候,生活就是一个充满讽刺意味的、该死的大笑话,因为一个脸色铁青的Arthur正站在门口。

Tommy觉得好像有人把一桶冰冷的水倒在了他身上。

“Arthur……”这是他看着自己的哥哥并直起身体时能说出的全部。

“在你给自己找借口之前,你得知道这扇门糟透了,”Arthur粗暴地说:“对吧?你能听见不少东西,而且我可他妈的不瞎!所以你没必要想该怎么撒谎了。”

然后他就只是站在那里盯着Tommy,他眼中闪动的狂躁色彩让Tommy知道这一切都要完蛋了。在他找机会对这情况做出一些补救前,Arthur转向了走廊。

“这栋房子里的每个人都他妈听着!到厨房里来进行家庭会议,现在就都给我下来!”Arthur的声音穿透了安静的房子,

“Arthur,冷静点,”Tommy走向他的兄弟,试图劝说他,“你现在脑子不清醒,我们可以谈谈……”

“你他妈的说对了我们是要谈谈!”Arthur抓住他并狠狠推了他一把,“还有你,”他伸手指着Alfie,“给我滚出去!”

Alfie的瞳孔微微放大,然后他站了起来,眼神冰冷地盯着Arthur。

“你要是敢再这么对我说哪怕一次话,伙计,”他用那种近似于平静的语气说:“我保证那将会是你所做的最后一件事。”

暴怒状态的Arthur似乎忽视了这个威胁,但他没有继续试探Alfie的底线,因为他的心思全在另一件事情上了。他从厨房离开走上了楼梯,毫无疑问是去把剩下的Shelby们从床上拉起来。

Tommy感觉他失去了立足点,他不在乎别人怎么想他和Alfie的……恋情——他们的关系是这样的吗?——随他们说或者看去吧。不过也没人敢说或者看,他们两个都不是你可以轻视或不尊重的存在。但他的家人们不是无关紧要的——也只有他们不是——如果他们不接受这个怎么办呢?而且他们不会只是反对Alfie而已,他们会反对这整件事,而他不确定自己能否承受这个。操,操,操……

有一瞬间Tommy的喉咙紧紧闭上了,他感到自己无法呼吸。好了,他需要一个计划,他总是有一个该死的计划,现在他也应该能想出一个来,他只是得逻辑性地思考这个问题。所以,Arthur看见了他们接吻,他肯定立刻就联想到了Tommy经常去伦敦的事。操,他太不小心了,他现在意识到了,这就好像过去几个月他的脑子都没有正常工作一样,而现在他得付出代价了。

“他他妈的以为自己是谁,竟然敢给我下命令,胆子真肥……”Alfie在抱怨Arthur对他说的话,但他几乎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因为他的心脏跳动得太大声了。

Tommy的思绪在飞奔,试图解决这个无法解决的问题。或许他可以逃跑?但他以后还怎么面对他们呢?万一他们断绝和他的关系怎么办……他们会这么做吗?不,当然不会。他,John和Arthur一起参加了那该死的战争,他们肯定不会……但他不确定,不是吗?这就好像在拼一个缺失了某些部分的拼图。这件事本来不应该变成这个样子,它完全脱离了他的控制……他甚至没法集中注意力于任何一个简单的念头。

他总是能找到出路,但现在他感到走投无路。

然后,一只温暖的手握住了他的手臂,他抬起头,看见Alfie站在他身边。

“嘿,如果你想的话,我们可以离开。”Alfie用那种有时会在他们独处时出现的轻柔声音说:“这整件事都是你的私事,你又不欠他们什么。只要你开口,我就带你回伦敦去待几天,给你一点喘息的空间。”他眨了眨眼,“如果你希望的话,我还可以保证在晚上绝对不’打扰’你。”

Tommy咽了一下,“我没事。”

“不,你有事。你的眼睛看起来快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了,而且你的手也在发抖。”

“我没事。”Tommy固执地重复道,并拿出一支烟,艰难地试图用他不合作的双手点燃它。Alfie的洞察力太他妈的好了。接着他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补充道:“谢谢。”然后他深吸了一口烟,“你可以离开这里的。”

“我不是那种人。”Alfie坚定地说,于是有关逃避的话题便到此为止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剩余的Shelby们开始出现了。Polly和Ada最先进来,并带着对所有人和事都厌倦至极的气息一起坐到了桌边。但Tommy觉得自己从她们那边得到了鼓励的眼神,接着他意识到自己看起来肯定惶恐极了。他试着控制自己的脸,但他的脉搏在加速而香烟没有起到任何应有的作用。Ada看起来尤其担忧,她知道关于那个男人的事,也是据他所知唯一一个知道的。因为那是他曾犯过的另一个愚蠢的错误,在战争前,当他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那时他很年轻,陷入了爱河,并且该死的天真。而Ada很有洞察力,在其他所有人都不关心的时候,只有她想要和Tommy谈谈并倾听Tommy想说的话。真奇怪,这么多年过去了,而她好像还是没有改变多少。

显然,他并没有吸取教训,在有关男人的事情上,他还是那个该死的蠢货。

“会没事的。”Ada轻柔地说,但他无法给出回应。

接下来是John,他大步走进厨房,然后直接就奔着Alfie的脸去了。

“你他妈找死!”他挥出一拳,但动作太草率了以至于Alfie轻而易举地就让它偏转了方向,而Tommy则冲向他的兄弟在他能再次挥拳前抓住了他。

“John,够了,操……停下!”他推了他一把,谢天谢地,John退后了,他因为愤怒而放大的瞳孔仍然盯着Alfie,而Alfie只是冷漠地看着他。Tommy默默地在心里恳求他不要开口或一枪打在John的脑门上。

“John,你这白痴,坐下。”Polly站起来,把他推到一张椅子上。John坐下了,但他的咬肌还是紧绷着。

这个已经无比怪异的夜晚正在变得更加糟糕。

Arthur是最后一个进来的,他把门在身后摔上了,显然Esme是唯一一个足够理智地选择了留在床上的人。好吧,她和Finn两个。Arthur手里拿着一瓶威士忌,并且他已经快把它喝完了。

厨房里的气氛快让Tommy窒息了,他经历过一些糟糕的事情,但不知为何,和这个世界上仅有的、他在乎的人们困在一个房间里并等着他们给出某种判决,是那些事情中最艰难的。

“好了,你他妈可以开始解释了。”Arthur说,他放下酒瓶,双臂交叉抱在了胸前。在房间的另一边,Alfie也是同样的姿势。Tommy被夹在中间,他快速地抽完了手里的烟。

“没什么好解释的,”他说,并希望自己的声音没有泄露他的心脏已经快要从他胸腔里跳出来的事实,“你看起来已经弄明白了一切。”

“没什么好说的,哈?”Arthur嘶声说:“那我帮你开始怎么样?鉴于你他妈就没法和人好好地说话。我猜这从你第一次去伦敦的时候就开始了,对不对?你打算什么时候再告诉我们你他妈的和我们在伦敦唯一的人脉上床了?”

“Arthur,那是你的兄弟,”Polly眼神尖锐地看向他,“说话前先过脑子。”

“所以现在有错的反倒是我了?”Arthur立刻反问。

“对,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觉得这是个好主意,”Ada说:“大半夜的把人从床上拉起来,就为了进行一个该死的会议来讨论我们早就知道的事情。”

“那他妈的是什么意思?”Arthur厉声说着,把那双瞳孔放大的眼睛转向Ada。

“噢和你们两个不一样,”Ada讥诮地说并指了指Arthur和John,“我不是个盲目的白痴。我知道这事有起码一个月了。”Polly满意地对她颔首。

“我也知道!”John极具防御性地喊道:“我是说,Solomons的事我或许不知道,但我知道这整件……事情。我知道其他的那些家伙。”

“我们都知道那些,你个傻逼。”Arthur在他后脑勺上拍了一下,“这和那些事情无关。”

Tommy松开了被他紧咬着的嘴唇内侧的肉。

“你们知道?关于那……”他没法说出口。他从没和Ada之外的人说过,从来没有。他一直都知道这个关于自己的无言真相,而他选择和谁上床又关其他人什么事呢?他就这么活到现在了,从没出过什么问题直到Arthur突然决定这是整个家族的事情。就因为他的粗心大意,操,这是他自己的错……

Arthur再次开口了,但这次他的声音软化了一点,“当然,从你大概,17岁的时候开始吧,我就知道你的取向不是女人。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一直都那么担心你?男人是最糟糕的了,我一直都知道你迟早会给自己惹来麻烦。”

“所以,你们都知道吗?”Tommy环顾房间,然后看见他们都点了点头。他的目光落在Polly身上,让来自她的平静注视固定住了自己的心神,“你为什么不说点什么呢?”

“我想,如果你想要告诉我,你会说的,我不应该替你做决定。”Polly轻柔地说并剜了Arthur一眼。Arthur要么无视了它,要么就是完全错过了它。

“但这和Tommy喜欢屌没关系,不是吗?这是关于他把那个疯狂的混蛋带到我们的家,还有我们的生意里来。”John边说边朝Alfie的方向抬了抬下巴,“对吧?”他征求性地看向Arthur。而有点脱离这场深夜会议最初意图的Arthur,好像突然记起了一分钟前他还愤怒无比。

“对,因为这越界了。”他转向Tommy,眼神再次坚硬起来,然后他又喝了一大口威士忌。

“我以为你是和犹太人做了一笔真正的交易,一个商业协议。但现在我看到的却是我们在伦敦建立起关系的唯一基础是你爬上了Alfie Solomons的床。”别说了,Tommy想。别说出你不能收回去的话。Arthur继续说道:“等他厌倦你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嗯?你有想过吗?等到那时我们就只能把支离破碎的生意和你都一片片捡起来,Kimber会抓住机会把我们全部除掉,而这一切都只因为你就他妈非得对每一个长着胡子的大块头张开双腿!”

好吧,那是有点伤人了,哪怕他知道这只是醉话。他的确有过几个男人,但Arthur不知道那些,不是吗?但是话说回来,似乎每个人知道的都比他以为的要多。他应该为自己辩护,但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在他能想好回答之前,非常不寻常地安静了好一阵子的Alfie走了过来。

“好了,我想你喝的足够多了,伙计。”他坚定地说并从Arthur手里拿走了酒瓶,“你不觉得你唠叨的时间有够长的吗?耶稣啊,比我还会说呢。才一分钟的时间你就能喷出来这么多废话,大概能打破什么记录了……”Arthur的皮肤开始因为怒火而发红。

“你他妈以为你在干什么?”

“噢总得有人来阻止你吧,你现在说的全是你明天铁定会后悔的话。”哪怕身高其实差不多,Alfie看起来还是比Arthur要高不少。如果Alfie想的话,他可以压任何人一头,现在Tommy知道这个了。他应该过去拉开他们两个,因为Arthur或许太醉了所以察觉不到,可他对Alfie的了解足够让他意识到事情开始变得危险了。但是他现在厌恶着这个世界上的每个人并且只想去睡觉。或者点一把火把自己烧了,两个选项都挺不错。

Alfie轻蔑地笑了一声,“别误会我的意思,我一点也不关心你的良知。准确一点说,我管它去死。但是这样对待你的兄弟,这可是一种罪恶,不是吗伙计?我想你也听说过了,我是个非常敬畏上帝的人。”

Arthur张开了嘴,但没有说出话来。

“我也知道你们这些人一向都喜欢被看做是令人生畏的存在,但让我把这件事跟你说清楚——”Alfie的瞳孔已经扩大到了近乎狂躁的地步,而那意味着非常可怕的事情即将发生,“我为比这样对你的家人说话轻微得多的原因杀过不少人。”

“你他妈是在威胁我?”Arthur唾了一口。

“我以为我已经说得很直白了。”

当一个声音拉过他的注意力时,Tommy正打算插入到那两个人之间阻止一场可能的凶杀发生在他的厨房里。

“停下!”房间里紧张的气氛在所有人的目光转向门口的时候消失了,Finn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那里,他看起来很生气,“你让Tommy伤心了!”

“我没事,Finn,”Tommy平静地说并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他最小的兄弟身上。该死的Arthur和Alfie,他们不能把Finn也拉进这件事里来。“我没有伤心,我们只是在谈话,没什么好担心的,去睡觉吧。”

“所有人都在大喊大叫,我睡不着。”Finn抗议道,然后他环顾了一圈这群聚在一起的’成年人’,“你太坏了,Arthur。Tommy回到家的时候很开心的,现在你让他伤心了。”

尴尬的沉默在厨房里蔓延,Tommy走向Finn,在他面前蹲了下来。

“你不累吗?这一天够漫长的了,不是吗?”

Finn做了个点头和耸肩的混合动作,Tommy握住了他的肩膀。

“你猜怎么着,我也很累了。我们去睡觉吧,就我们两个。你可以跟我讲讲你和Will建的那个树屋,怎么样?”他站起来,对Finn伸出一只手,Finn握住它并快速抹掉了他一直试图隐藏的眼泪。

“好。”他轻声说。

“走吧。”Tommy带着他走出厨房,没有再多看剩下的人们一眼。


 当他们走上楼后,他好像才终于能够呼吸了。

“躺进去一点。”Tommy脱掉他的靴子和外套,然后爬上那张狭窄的床躺到了他的兄弟身边。他伸出一只手臂抱住了蜷在他身侧的Finn,因为已经很晚了,他在不高兴,并且不管他听起来有多么成熟,他都还是个孩子。

“所以,树屋怎么样了?”

Finn开始说话了,而Tommy静静地听着。他的兄弟说了一会儿这些那些事,然后他突然停下来并轻轻戳了一下Tommy的肋骨。

“Alfie是什么样的人?”

“你指什么?”

“你为什么喜欢他?”

Tommy很想说我不喜欢他,但今晚Finn已经听了足够多的成年人说的话和撒的谎了。

“嗯,他能让我开怀大笑,他很聪明,所以跟他聊天总是很有趣,我喜欢这个”

“他经常说个不停吗?”Finn闭上眼睛,身体放松了一点。

“嗯,”Tommy不自觉地露出微笑,“他从来都停不下来。”

“那很好,因为你总是很安静。”Finn说:“我觉得他看起来有点可怕,他戴着帽子还有胡子。但是你可以看出来他其实很好,你知道,从他的眼睛里。”他打了个哈欠,“他有一双很温和的眼睛,像狗狗。”

Tommy想起了片刻前在厨房里,Alfie放大的、狂躁的凝视。但是他又想起了在他们接吻后,那双眼睛在看着他时是如何的温暖并柔软。

“嗯,他的确有一双那样的眼睛。”


Alfie看着Tommy和他的弟弟离开,并想着那可真是一副美好的景象,Tommy和一个孩子。等等,这想法他妈是打哪儿来的?最好还是不要细想了,于是他转向剩下的Shelby们。天啊,难怪Tommy会是那副鬼样子,被这群人包围着也真是难为他了。但那个妹妹和那个阿姨看起来人还挺好,或许他甚至还能理解John未遂的拳头,挺正常的反应不是吗?但这个大哥可绝对会是个问题。

“好了,这可绝对算是个有趣的夜晚。我原本只打算把Thomas送到家,要个晚安吻,然后在回伦敦前睡上几个小时的,结果现在却撞上了一整个该死的马戏团。如果这就是你们举行家庭会议的方式,那这个他妈的Shelby企业能走到今天还真是个奇迹。我想我得重新考虑一下这笔交易的事了。甚至都还没有机会和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握手呢,操。”他伸出手去抓住了Ada的手,她坚定地握了握Alfie的手。

“Alfie Solomons,我在和你的哥哥上床,那他妈的棒极了。”

他听见了一个明显的哼声,来自最年长的那个兄弟。或许他的一部分想要得寸进尺,想把Arthur激怒到动手的程度,这样他就有理由能揍他一顿了。如果他是先动手的那个,Tommy会不高兴的,但如果是Arthur起的头,那么他或许会宽容一些呢……

Polly也和他握手了,但他没有跟那两兄弟浪费时间,很明显,这个家族里的女人是唯二有理智的人。Alfie站在厨房的柜台边,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并用他最严肃的表情看着他们。

“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处理这种情况的方式。你认识Tommy多久了?有三十年了吧,而你仍然觉得这是个好主意?”Alfie紧盯着Arthur,“你不觉得被困在一个挤满了人的房间里,听着你们讨论他在卧室里的偏好基本就是他脑子里对于地狱的概念了吗?这就跟试图和一只刚被你抓住的猎物冷静地谈话一样,不是吗?只要能跑掉它甚至会咬断自己的腿。就算我也知道这个,伙计。而且这还是在该死的午夜。晚上是用来睡觉、喝酒、上床或者掩埋一具尸体的,不是用来干这种破事的。”

他模糊地比划了一下,没人说话。

“所以,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是这样的:我会上楼去看看Tommy是不是还醒着,然后我要么会带他离开这里几天,让他从这整件事里喘口气,如果这是他想要的,要么我就哄他去睡觉。要是他不介意,我会留下睡上几个小时。而等到明天,你们全都会十分荣幸地再次在你们的厨房里看见我英俊的面孔。我会泡一壶不错的茶,然后你们都会表现得像个文明人,好吗?”

两个人对他点了点头,John耸了耸肩,Alfie当他同意了。但Arthur还是紧紧皱着眉毛。

“喂,Arthur,舌头被猫咬了吗?”

“我他妈的不信任你,我讨厌你,而且我也不打算假装我喜欢你。”

“你不用假装去做任何事,伙计,”Alfie走近了一步,一个笑容出现在他脸上,“但是听着,我有点喜欢你的兄弟,而要是最后结果证明你的这场小表演把事情给我搞砸了,你和我就要一起去进行一项非常有意思的夜间活动了。我会让你自己去想明白到底是四种活动之中的哪一个的。”

有某种情绪在Arthur眼中一闪而过。恐惧?愤怒?反正是类似的东西吧。

Alfie离开了,他听见在他身后那位阿姨说话了。

“好了,既然我们都已经起来了,那么干脆就来进行另一场真正并且必要的家庭会议吧。主题是这个:怎么才能不在绝对跟你没关系的事情上表现得像个该死的傻逼。并且是的,Arthur,我是在针对你,别弄错了……”

楼上,他发现Tommy在走廊里踱步,并且正在抽他的——第几支了?——可能是半个小时里的第五支烟了。可怜的家伙,那一整场灾难肯定让他的头都要裂了。

“Finn睡着了。”他咕哝道。

“你也该睡了,你的卧室在哪?”

Tommy朝走廊的另一头示意了一下,Alfie把一只手放在他背上,带着他往那个房间走。最后这还是变成了一个挺不错的晚上不是吗?突然他就站在了Tommy的卧室里。而他们生活状况的不同让他感觉自己好像挨了一记拳头:这是个小而阴冷的房间,除了一张狭窄的床外没有多少别的家具了。有时候他会忘记Shelby家族的情况还不是那么好的事实,但这也还是有点糟了。

“你希望我离开吗?”

Tommy耸耸肩然后坐到了床边,把他的烟按灭在床头柜上的一个碟子里。

“嗯好吧,我要睡在这儿了,除非你要小题大做,”Alfie在一张不太稳的椅子上坐下并脱掉了他的靴子,“鉴于另一个选择好像是那个我们通常上床用的破旅店,而且那也就是它唯一可以算数的用处了。”他停顿了一下,“但如果你想让我离开,我理解的。”

Tommy开始麻利地脱掉衣服,很快他身上就只剩下了内衣。

“留下吧。还有别盯着我看了,没什么你没见过的。”

“我这辈子也见过无数次日出,那又不代表我就不能享受每一次新的日出。”

Tommy只是摇了摇头,但Alfie觉得他能看见一个微弱的笑容出现在Tommy唇边。


“你发现没有,”当他们一起在床上躺了一会儿之后Alfie耳语道:“这是我们第一次共享一张我们没有在上面操过的床,嗯,还没有。” 

Tommy叹了口气,“我还真没想到这个,但是感谢指出。”

Alfie用手指梳理他的头发,并且觉得他能感觉到Tommy过分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一点。

“瞧瞧我们,多居家啊。”

“这和居家有什么关系了?”Tommy把脸埋在他的胸膛里咕哝。

“你知道,在你的家里睡觉之类的,并且还没把衣服脱光。”

“你是说被我那群好像恨死你了的家人包围吗……”

“噢,别这么说,我会像那种非常固执的菌类一样在他们心里扎根的。”Alfie很满意地听见Tommy轻笑了一下,这一整个晚上他都没怎么笑过。他补充道:“给我们一点时间,好吗?”

Tommy再次叹气并用手臂环住了他的腰。

没人需要知道Alfie一直等到Tommy确实睡着了才闭上眼睛。


第二天Tommy在一张空无一人的床上醒来,这很不寻常,因为他很少会睡足一整晚,并且总是会比Alfie要早醒。但话说回来,过去数个小时里发生的事情本来也就谈不上寻常,不是吗?

当他走进厨房,他看见Alfie和Arthur坐在桌旁,没有在试图谋杀对方。多么好的开始新一天的方式啊。

“早安,甜心。”Alfie说,他从报纸里抬起目光看向Tommy,目光穿过镜片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这场景有种令人愉快的居家感,Tommy几乎忘记了他应该感到极度不适。

“早安。”他的目光在他们两个之间打转,还是觉得很想直接走向大门然后离开。Alfie站了起来。

“我去换衣服,你觉得我们出去走一走怎么样?你那张床可把我的背害惨了,我得让血液循环起来。”

Tommy略微有点僵硬地点了点头,因为他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在Alfie和Arthur都在场的情况下说话和做事。

Alfie在经过Tommy时拍了一下他的屁股,他显然没有那种顾虑。

现在就只是他和Arthur了,Arthur低头盯着桌子,似乎想要从木头的纹路里找出所有生命谜题的答案。Tommy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并点了根烟,决定让Arthur来采取行动。随便他选择做的是什么。

“我很抱歉,”Arthur突然说,“对于这整件事我都很抱歉。我表现得像个他妈的白痴。我想告诉你我做出那种反应的原因和你的……偏好什么的没关系。我的意思是,我知道那事很多年了而我不觉得那有什么问题,只要你高兴就好……”

Arthur说得有点太快了,好像他想要一次性把脑子里的东西全都说出来。

“我知道你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伦敦之类的事情。那笔交易。我应该在我们两个独处的时候问你的。我很抱歉我说了那些糟糕的讽刺你的话。就算你跟整个伯明翰的人都睡了我也不会介意的,不是说你真睡了或者应该那么做,因为我觉得那种应对方式不太健康但是我……”

“Arthur,试着偶尔呼吸一下好吗?”Tommy叹了口气。显然,Alfie跟他谈过了。

“我只是很担心,好吗?因为我不希望你受伤,而且好吧我他妈的不知道,但Solomons看起来就是那种会……会伤害你的男人。我是说,我想起了你半夜才回到家的那次,你完全醉了,而我他妈完全不知道他对你做了什么。像那样的第一印象很难改变,所以这真的和他跟我们之间的合作没多少关系,这更多的是关于你,好吗?所以我……”

“拜托了,Arthur,尽量说得简短一点。”Tommy捏了捏鼻梁,Arthur点头,把他自己没说完的话截断了。

“好吧,所以我的想法是这个,”他以一种全新的决心说:“如果你喜欢屌,那没关系。唯一一件我无法同意的事情是那根屌属于Alfie Solomons,因为坦白地说,我觉得他可能是个疯子。任何其他男人,我没意见。”

“那么要让你失望了,因为我碰巧喜欢他,”Tommy抬起了一条眉毛,冷静地看着Arthur,“还有他的屌。所以你将不得不忍受他了。”

Arthur本来就已经涨红的脸加深了颜色,接着他的目光转向了Tommy身后。

“Thomas,走吗?”Alfie站在门口,看起来有点洋洋自得。Tommy没有就此发表什么评论,但他决定以后再也不要开口说话了,这大概是最好的选择。

“嗯。”

Alfie走进来拿了一片吐司,“我得替你带上这个,”他拿着那片吐司在Tommy面前晃了晃,“你和你那操蛋的饮食习惯……”

Tommy翻了个白眼就走出去了。争论是没有意义的。他身边除了这些专横傲慢的男人就没别的了……

在他们离开家门的时候,Arthur的喊声从厨房里传来。

“我支持你,但我还是该死地恨这整件事!”




8000+,耶!

好歹稍微熟练一点了,这条鱼没白摸(。)

P1-无杖无声摄魂取念

P2-林德沃女士大型施法现场为啥子也没找到gif(难过


卡狐大法好!

P1-惊世一脱

P2-找不到扫花瓣的GIF好气哦


怜悯众生的眼神真是……直(一)击(秒)灵(折)魂(腰)


补个踩点向合辑